7C00.ME/houmu 2015-09-01

腾讯TST面试记

下午去漕河泾参加腾讯面试。在9号线漕河泾开发区站出来以后,由于实现没有看好地图,白白绕着宜山路、莲花路饶了一圈才到田林路的腾云大厦。实际上,从另一个出站口出来,可以从古美路更快地到田林路。这绕路经历也似乎暗示我今天的面试可能是在走弯路。

事实也确实如此。面试进行地并不顺利。一开始面试官还煞有其事地问我毕业设计做的东西,然后挑了些其他的项目经历胡乱地问了一些。然后就似乎很无奈的说,他没什么好问的,我的情形和他们的需要不match。我问他是不是因为腾讯用的是C++,而我之前的经历都是Java的,他说这只是很小的一方面,还有其他比如架构、设计模式等等。之后,我又问了他很多东西,甚至在一些问题上重复问了几遍,终于还是发现了一些其他问题。

我认为面试官所谓不match的主要原因还是在语言上,即他们用的是C++而我熟悉的是Java,他们需要的是可以用C++干活的码农。至于他所说的,比如“熟悉C++的话会更理解Linux底层的一些东西”、“更好地理解数据库的一些特性”、“架构、设计模式”之类的都是借口。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一开始面试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我做得东西太底层了,而他们往往更贴近业务。我问他们,底层的东西你们不关心么。他的回答是,大框架已经搭好了,工具也有专门的团队封装好了,我们只是拿来用,拼接起来满足业务的要求就行了,基本不用管底层的实现细节。这就和他所谓的Linux、数据库、架构之类的说辞明显矛盾了。

其实,我对面试官没有恶感,毕竟他招人要对团队负责,团队想要来了就能干活的劳动力,并不想从头培养。甚至我还挺感激面试官,因为他对于我当时的抱怨始终是在解释和劝导。也确实只能说,我跟腾讯不match。今天几乎一无所获,至少是明白了这一点,后面也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另一方面,腾讯(或者说我所面试的部门)的程序员和车间里面的女工或许已经没有太多的差别了。但是无奈的是,我后面也还是很可能去其他“车间”当个“女工”。编程技术的发展简化了编程劳动,提高了程序员的效率,但在某一种程度上在削弱程序员个体的价值。就像自动收割机出现后,职业割麦人失业。不过,值得玩味的是,造出收割机的人不是割麦人,但那些取代程序员的技术却是程序员自己发明的。这多少有点像《赡养上帝》里面,上帝文明的摧毁者实际是上帝文明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