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00.ME/houmu 2015-05-24

最可爱的人

我们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的题目是《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把奔赴朝鲜、“抗美援朝”的志愿军称为“最可爱的人”。后来在很多场合,“最可爱的人”成了军人的泛指。军人真的是最可爱的人么?

今天起床以后,我整个人精神萎靡,因为我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梦的内容已经模糊了,但我知道,这与前一天晚上看的一部电影有关。

昨天晚上我在知乎上看一个问题:南京大屠杀的遇难者和我有什么关系?。看过嘟嘟的回答,我已经深深的震惊了。这个答案提到的事实我应该已经阅读过很多次了,然而每一次都能让我的心情难以平静。而后流放疯的回答提到的一部电影《华丽的休假》,则成了我昨晚噩梦的来源。我对中国周边国家的历史都有一定兴趣,特别是日本、朝韩、越南这些国家。即使抛开这个因素,电影涉及到的光州事件,也让我毅然决定花两个小时在网上把这部电影看完(国内的网站无法观看,在Youtube上有完整视频)。

这部电影的主题是讴歌光州市民在1980年5月18号开始的几天里为民主和自由而不惜生命与当时韩国的独裁军政府对抗的斗争精神。电影中最让我感动的一个片段是电影的最后,已经被妻子从起义民兵占领的市政厅劝回家的仁峰(影片的主要角色之一,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在大决战当夜趁着妻子和孩子熟睡再次返回市政厅,而他“熟睡”的妻子则默默地背着他泪流满面,两人都清楚他这一去九死一生。这是一个寻常家庭在面对暴力政府时最无奈的选择。然而,电影中最让我激动的则是,韩国军队镇压学生和其他市民的场景。面对手无寸铁的平民,那些韩国军人使用了军械。当市民被击倒在地,抱头呻吟之时,那些大兵仍然不停止攻击,像是对付敌国军人一样痛下杀手。把暴力施向平民是服从上级的命令,但是当平民已经全然无还手之力时却仍不停止施暴,那就是军人本性的表露。

我又联想到了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的发生,必然有当时的日本侵略军指挥官的“容许”,但是具体到每个士兵,他们施展那些令人发指的暴行的时候,不是在服从命令,而是在服从自己的本性。这种本性让那些失去束缚的恶魔爆发处惊人的“想象力”和破坏力,让人类重新定义到自己的“恶”的下限。人类的天性是自由散漫,而军队是最抑制这种天性的地方。既然是天性,就只能抑制,却不能抹杀。就像是弹簧一样,压制它的力量越大,它反弹的力量也越大。所以当他们这种长期压抑的能量可以得到释放的时候,就会从“自由散漫”走向“为所欲为”的极端,这时他们眼中哪里还有本国人和敌国人的概念,人在他们面前和动物也么有区别,他们这时已经不是人类了。

军队是国之利器,是一把双刃剑。那些经过专业化训练的军人,在把枪口指向外国侵略者时,他们是在履行职责。当他们把枪口对着本国的人民时,暴露的是人类最黑暗的本性。对于这把双刃剑应该严加提防,小心控制。